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使用新浪微博登录

一号多站,快速登录

登录 | 注册 | 找回密码

〓国佳栋梁〓__邢佳栋影迷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使用新浪微博登录

一号多站,快速登录

楼主: 空灵雪儿

【原创】【战雷】------最后的幸福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4-2-10 18:03:3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七节
“李玉斌,醒了呀,你个死小子,命还真硬啊。”旁边的战友们咋呼的说到。
“对啊,吓死我们了,怎么回事啊,突然就炸雷了啊。你们不是在修筑工事吗?”黑子咋呼咋呼的跑了进来。
“我也不知道,挖着挖着就有一揪土,没事,把这锹土往边上一拍,混在土里的一颗地雷就引爆了了,我的铲子就炸飞了,我当时也就失去直觉了。”李玉斌回忆到当时的情况。
“那片地是探雷器检查过的,怎么还有问题呀”。黑子有点犯怵了,这检查过的雷场还触雷,这是多么恐怖的事情。
“那应该是以前GMD遗留下来的反步兵雷,被山洪冲刷后被泥土覆盖,有时挖到地下1米多深的地方还能挖到地雷。所以可想而知,我们的排雷任务有多艰巨。而且我们现在不仅仅要拆了我们这边的雷,而且我们还要去布雷,以防敌人之犯。”教导员走进来严肃的说到现在面临的处境。
“不过还好,你小子遇上的是塑料反步兵雷,这种雷是塑料外壳,装药很少,只能炸掉触雷者的脚,而且金属。这种雷的设计初衷是,炸伤比炸死更能消耗敌人的战斗力,一个阵亡者会被遗弃,而一个伤员至少需要三个人照料。这种雷布设起来也很简单,插上引信向地上一扔就可以了,绿色的外壳混进灌木密林之中,很难被发现,金属探雷器也很难探测。”教导员继续补充到。“大家以后偶要格外的小心,以免触雷,还有,我已经通知飞鹰大队的人去清理和解决了,顺便也告知他们也要提防以前所遗留下来的雷场,尽量减少伤亡。”
“对了,你小子怎么是A-Rh(D)阴性血,幸好我们临时救护所有位来实习的女医生是这个血种,不然等我找到血了你小子命也挂了。”
“队长,那救我的人叫什么名字,在那里啊。”李玉斌激动又紧张的说到。
“她叫姜锦,就在医务室另外一间病房休息呢?”教导员说到。
“等我好点了,我一点要当面感谢她。”李玉斌如释重负的感激的说到。
“其余的人继续回去各自手头上的工作,注意安全,多留心。你小子就先好好休息。待会再来看你。”说完带着余下的人径直走了出去。
在这个山沟沟里面,随时都会有紧急战备的军医在,虽然设备简陋了点,但都是用来备用紧急情况的,因为在这里工作的人随时都会接受到出战命令,可以说这里是前线的第一道屏障,虽然现在已经开始逐渐的远离硝烟和战争,但是我们仍然不能松懈,我们要随时待命,因为还有很多蠢蠢欲动的人在窥视着我们的边土,我们只能以更好的状态和精神迎接即将要来临的任何可能发生的事情。站在这片国土上,我们就要时刻准备着。边走令狐耀南边想着今天的事情。虽然GMD溃败了,可是他们的残余力量仍然在边境活动,而且越南等国也虎视眈眈的盯着我们,在这边境线上,我们只能誓死守卫。
“林峰。。。。。。你们带着各班战士再去勘察下引起触雷的山地地形,我要份详细的报告。”令狐队长命令到。
“是。”林峰带着一队人马,马上奔赴而去,他们是飞鹰,无惧无畏的飞鹰。
 楼主| 发表于 2014-2-10 18:04:3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八节
   李玉斌稍微好点就蹑手蹑脚的来到姜锦休息的房间,李玉斌轻轻的开了门,看姜锦好像睡着了,刚迈进去的脚不知道是往前走还是往后退,他不想打扰却又想看看他的救命恩人的样子。但是现在睡着的姜锦有点窥探的意思,李玉斌犹豫了一下还是往姜锦的床边走去。
   姜锦这两天的休养,脸上好转了点,但是还是略显苍白,眼睫毛时不时的抖动着,好像在做着很痛苦的梦似的,李玉斌乍就这么一眼,仿佛就定格了,突然李玉斌觉得脸上有种火辣辣的感觉,他觉得眼前的人就像百合花一样,纯洁而美丽,李玉斌第一次有这种感觉,静静的不敢割舍的看着。不一会,意识到自己的失礼,赶紧回过神。“怎么回事啊,为什么有种心跳加速的感觉。”李玉斌想着,可能她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吧,有点激动了,我的恩人如此的漂亮,难怪前些日子听说医务室来了两个漂亮的实习生,好多兄弟都跑是看了,原来名不虚传啊。
   突然,李玉斌看到姜锦眼角的泪水,有点震惊和错愕,心想,她是再做什么样的梦啊,这么的痛苦,心里不自觉的有点隐隐的疼。
   “你是谁呀,你怎么在这里。”姜锦微微睁开眼睛,看着眼前这个人静静的盯着自己看。
   “不好意思啊,我叫李玉斌,就是给我献血的那个兵,我是特地来感谢你的,看见你还在睡觉,没敢打搅你。”李玉斌不好的意思的回过神,赶紧解释说。
   “哦,你没事就好了,不用这么客气,咱们都是战友嘛。”姜锦扯着苍白的微笑缓缓说到。
   “哦,好,那我。。。。那你。。。。。那你好好休息,等我完全好了我再来看你。”说完李玉斌赶紧溜出了姜锦的房间。李玉斌站在门外,心里有点激动,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很紧张,赶紧出来。
   看着李玉斌出去时的情形,姜锦奇怪的笑了。
   “我说咱们锦美女,啥事这么乐呵啊。”珊珊带着煲好的汤走进来看着笑嘻嘻的姜锦赶紧打趣到。
   “刚来了兵,就是我救的那个,说着说着就跑出去了,莫名其妙,我看起来很吓人吗?”姜锦看着珊珊,没好气的说。
   “没有啊,你可是我们这的一枝花,那里敢说不漂亮啊。”珊珊边打趣边给她盛好了汤,“来,趁热喝了,补补身子。”
   “李玉斌回到了自己休息的地方,缓缓躺下,一路上过来都在回想刚刚事情,一直想不通自己为什么要跑呢?我不是专程去看别人的吗?哎,真丢人。“不行,下次一定要准备个大的礼物给别人,不然没脸了,丢人。”
   “哟,小子,咋啦,看你脸红的干啥事啦,一个人在那嘀嘀咕咕啥呢?”一帮刚训练完的战友走进来,看着床上的李玉斌,不自觉的都在笑。
   “没啥啊,就是无聊,憋的呗。”李玉斌赶忙解释到。
   “看你这小子,恢复的不错啊。赶紧好起来,我们快忙死啦。”
   “对啊,对啊,你小子可不能在这里享福啊,隔壁还有美女陪着啊。。。。。。。。。”“就是就是。。。。。”“你小子就是幸运,救你的可是姜大美女”“那是,赶紧要去给别人送份大礼啊。。。。。。。”战友们你一句我一句甚是热闹。
李玉斌被说的哭笑不得,不过确实应该再好好的谢谢人家,然后继续面临着战友们的调侃,只能抱着微笑,不然越解释越乱了。
 楼主| 发表于 2014-2-20 13:13:0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九节
“姜大夫,你怎么来啦。”李玉斌赶紧收起手中正在看的报纸,紧张激动的说。
“我现在还在实习呢?叫我姜锦就好了。”姜锦笑笑说到。
“你怎么没在床上好好休息,还跑来看我。”李玉斌诧异又关切的问到。
“我哪有那么脆弱啊,都躺了好几天了,身板也该活动活动了,刚好呢?没什么事情就过来看看你,反正医务室就这么大点地方。”
“对了,我找他们熬了点汤给你,你们在第一线干活的人不容易,赶紧好好补补。”说着姜锦就把汤盛好端到了李玉斌的面前。
李玉斌睁大了眼睛看着姜锦,突然觉得心里无比的温暖和感动,姜锦不仅仅救了自己还这么不辞辛劳的熬汤来看我。
“姜大夫,这多不好意思,你不仅救了我还专程来看我,我都不好意思了。
“说了,叫我姜锦,咱们都是战友嘛,都需要相互照应,何况我实习完了就是大夫照顾你是应该的,赶紧把汤趁热喝了啊,有啥需要就跟我说。”姜锦把汤递到李玉斌手里,然后收拾了下,就走了出去。
“姜锦,谢谢你。”
“谢啥,好好休息。”姜锦笑着转身走了出去。
李玉斌看着端在手里汤,心里像盛开了花似得无比的温暖和感动,这么好的女孩,什么样的人才配的上啊,她像百合纯洁美丽,像天使温暖心灵。李玉斌看着那碗汤出神。
“赶紧喝吧,再不喝我们兄弟帮你喝。”一帮兄弟不知不觉就走了进来,刚好看见离去的姜锦和正端着鸡汤发呆的李玉斌。
“你小子,好福气啊,姜大美女亲手做的大补汤啊。”
“那是的,我们想要跟她说句话都难,你小子。。。。。。。”
“哎,早知道我也被炸一下,这样可以尝尝姜大美女煲的汤啦。”
“你小子,炸了姜大美女也没空离你。”
“你。。。。。。。。。”
“哈哈哈哈哈哈。。。。。。。。”战友们又在一堆起哄,李玉斌轻轻的尝了口,真好喝。心里那个美啊。
“你看李玉斌那小子美的那个揍行,哎,可怜我们这帮兄弟啊。”
“没有的事好吧,纯属战友友谊。”李玉斌受不了这帮兄弟了,赶紧解释了。
“你们不用训练啦,有心思来调侃我啊。”李玉斌赶忙问到,借机错开话题。
“明天有个深入实地考察训练,开发无人雷场,所以今天弟兄们都在做准备。”战友解释到。
“我们也就来看你一下就走了,明天挺重要的,听说有医务人员随队出行。以备不时之需。”
“那姜大夫去吗?”李玉斌马上关切的问。
“这个我们还不清楚,明天才知道。”
“你好好休息,我们先走了啊,等搞完了再来看你。”说完战士们就都有序的跟李玉斌打完招呼就走了,只剩下李玉斌一个人在那里胡思乱想的。
 楼主| 发表于 2014-2-20 13:13:4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节
“飞鹰大队的听着,今天是开发考察无人雷场,大家都要小心,老兵带新兵,新兵跟在后面都看好了,跟紧了,如有情况不要慌乱一切听指挥,听见了吗?”大队长陈大光在上面严肃的说到。
“是。”战士们异口同声的说到。
“还有,今天有医务室的人员跟随出行,大家都照顾好。林峰。”
“到,你负责两位医务人员的安全。”
“是,”林峰应声答道。
这是绿荫遮蔽的灌木林,挨着就是一片视野不太开阔的空地,令狐队长命令所有战士原地休息待命。姜锦跟珊珊也在队列里面,现在他们是作为战地救护人员参战的,不管遇到什么都要坦然去接受和面对,但是唯独不好面对的是负责他们安全的这个人------------林峰。珊珊看在眼里,决定找机会帮姜锦促成机会。
“所有战士听令,我们稍作休息之后开始进入,救护人员压后,老兵开路,新兵随后,保持好有力的秩序,注意安全,小心谨慎,都清楚了吗?”
“清楚啦”。“出发”。
姜锦珊珊也立即准备起来,紧随其后。珊珊大步的追上林峰。
“林班长,我听说过你的事迹,我也听过你们飞鹰大队,个个都是好汉,拆过的雷那数都数不过来,所有我们才请愿出行的,而且我挺佩服你的。”珊珊找着话题想要跟林峰套近乎。
“那些都是他们夸大其词的,哪有那么厉害,我就是布雷手,瞎琢磨的,没那么邪乎。”林峰不好意思的憨笑着。
“听说以前你就参加过战斗是吧,听说还救过人呢?”珊珊有意试探了下。
“林峰怔了一下,转身问到:“你听谁说的呀。”
“没有,听一个朋友说的,她说她那时候还小,是你把她给救出来的,然后还陪了她一段时间呢?她一直想感谢你,可是一直没机会,后面也一直没找着你人。”珊珊看着林峰似乎没有忘记那段事情,就接着试探的问着。
“不会林班长不记得了吧,你还送过她一个哨子呢?是吧。”珊珊看着林峰接着说。
“她的名字叫花花对吧。”
林峰听到这个名字,突然就停了下来,看着珊珊,眼里有太多复杂的东西,过去这么久了,没想到还能听到这个名字,他仔细的看了看珊珊,对,应该到了这个年纪了,差不多了,她现在来质问因为当年我没有回去吗?林峰突然就纠结起来不说话,看着珊珊不说话。
姜锦赶了上来,“林班长,怎么不走啦。”林峰缓过神,看了看珊珊,“你们跟紧点啊。”珊珊看着林峰,知道他没有忘记姜锦正打算跟姜锦汇报刚刚的情况,“大家小心,前面有情况,林峰,照顾好女同志啊。”队长突然提高警惕的吩咐到。
原来前面发现了大片雨水冲刷下来的地雷,有些清晰可见,有些挂在树枝上,到处都是,路是被封死了,只能花大量的时间来排除。这条路是前些天同志们努力辛苦,冒着危险开辟出来的,为了进入更深的地方做好的,现在路被堵死了,要进入后面更深只能另谋打算。
“通讯员,联系队里给大队长报告情况。”
“是”。
“队长,队里请求原路撤回,注意安全。”通讯员及时汇报。
令狐耀南接到命令,只好原路撤回。
“啊,”珊珊由于山路湿滑,脚下不稳,眼看就要滚下去,就在这时林峰一个箭步上来,稳稳的托住了珊珊,珊珊就顺势撞进了林峰的怀里。珊珊顿时脸就红了,林峰看着怀里的珊珊关切的问到,“没事吧,那里没有扭伤吧。”
“珊珊,没事吧,吓死我啦。”听到姜锦的声音,珊珊蹭的就从林峰的怀里蹦了起来。
“没事的我,刚不小心滑了下,谢谢林班长。”珊珊羞涩的转过身去不敢正视林峰的眼睛。
回到宿舍珊珊一直在回想山上发生的事情,突然觉得林峰的怀里好温暖啊,当他抱着自己的是很安全,似乎找到家的感觉,想着脸就红了。“不对,不对,我这是再想啥啊。”珊珊觉得有点不可思议,怎么可能,立即打消了自己的念头。
姜锦看着珊珊奇怪的举动,好奇的问:“怎么啦,在上山不会被吓着了吧,还一惊一乍的你。”珊珊看着姜锦不好意思的笑了,然后把跟林峰说的话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姜锦。
“真的吗?珊珊,你说的真的吗?”姜锦不可思议的感激的看着珊珊,抱着她狠狠的亲了一下。
“你这疯丫头,好了,累了一天了,睡觉吧。”珊珊说完,蒙着头就开始睡了,可是珊珊的心里始终没有平静。而与此同时,姜锦的心里也是久久不能平静,拿出林峰送给她的哨子,握在手心,笑了,暖暖的笑了。
 楼主| 发表于 2014-2-26 14:40:4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一节
“你好,请问李大夫在吗?”林峰不好意思的站在门口,眼睛环顾着四周,好像做贼一样心虚。
“哟,林班长啊,你找我呀。”珊珊忙着整理东西回过头就看见探头探脑的林峰手足无措的站在门口。“来,进来啊,赶紧坐啊,林班长。你找我什么事情啊。”
“我。。。”林峰又看了看四周,“对了,姜锦姜大夫不在吗?”林峰瞅了瞅,看了看问到。
“哦,姜锦有事出去了。”
“哦,那就好。”林峰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缓缓的走进去,轻轻的坐下。
“林班长,喝杯茶吧。”
“哦,谢谢。”林峰赶忙站起来结果珊珊的茶杯,顺势上下打量了下珊珊。
“怎么啦,林班长,老看着我干嘛呀。”珊珊被林峰看的不好意思了,赶忙转移话题。“你不是专程来找我的吗?说吧,什么事。”
“没什么事,就是上次你说的那个事情我想问问你。”
“那个事情呀。哦,对,那个女孩的事情对吧。”珊珊故意拖长了一下,看了一下林峰的反应,面前的林峰完全没有排雷布雷是的冷静和沉着,反而现在紧张和局促,手指不安的到处乱动。
“对,你能告诉我吗?”林峰恳求的眼光看着珊珊,她希望可以弥补一些。
“好,那你等我下,我收拾完了就告诉你吧。”珊珊看到了林峰的反应,她知道姜锦这么多年的等待的是值得的,至少这样的男人这么多年了还能在心里寻找到她的影子,还能这么着急的期盼。
“珊珊,弄好了吗?”姜锦火急火燎的跑了回来。
“林,林班长也在啊。”姜锦一下子没有留意等到林峰的存在,不好意思的脸红了。
“姜大夫好。”林峰蹭的站了起来不好意思的说道。
“林班长来是。。。。。。。”
“你们先聊,李大夫我有时间再来。”林峰还没等珊珊说完,仓惶的跑了出去。
“珊珊,他这是。。。。。”姜锦看到林峰的样子是又可爱又莫名其妙,然后心里又觉得温暖。
“还不是因为你,人家是来打探你的消息的。”
“我?”
“对啊,上次我不是试探了下他吗?今天人家就是在确认这个事情的,只是刚好我手头忙,还没来得及说呢?看吧,人家就被你吓跑了”珊珊半开着玩笑边跟姜锦说着。
“哪有啊,”姜锦娇嗔的说道,突然又意识到什么似得赶紧问珊珊:“珊珊,那你说他心里有我吗?今天他跟你说什么啦。”
“我不说,我不说。。。。”珊珊故意打趣姜锦,逗得姜锦气嘟嘟的追着她满屋子转。
“珊珊,你赶紧说嘛?”姜锦气急败坏的坐在椅子上一脸委屈的看着珊珊。
“好啦好啦,我的小乖乖,他今天的反应非常好,看他紧张和在乎劲,还主动来找你,肯定是心里有你啦,傻丫头。”珊珊看着被自己闹的娇羞涨红的脸赶紧如实汇报情况。
“真的呀,珊珊,我太爱你啦。”姜锦赶忙抱上去准备给珊珊一个大大的吻,被珊珊直接给挡了回去。
“别,留着给你的林峰大哥哥吧。”
“你,你又欺负我。”两个人你打我闹的在这小小的屋子里,满是温馨。
 楼主| 发表于 2014-2-26 14:41:1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二节
“姜大夫,你回来啦。”李玉斌风风火火的跑进医务室,然后看见埋头在整理的姜锦。
“姜大夫,你不是刚回来吗?这又是干啥呢?我听说你回来了,带了点特产来给你吃,上次还真的是谢谢你了。”李玉斌不好意思的站在旁边傻傻的笑。
“我都说了没关系的了,你身体都恢复了呀。”姜锦埋头依然在收拾东西。“你这是要去那里啊。”“哦,”姜锦抬起头。“刚接到上级命令要我去军区医院实习三个月,我不正收拾东西吗?”李玉斌突然间放松下来,“我还以为你要走了呢?”“那里,怎么舍得这里呀”。“我帮你提吧。”李玉斌说完就结果姜锦受伤的包大步向外走去。姜锦看着他也没办法,真好紧跟其后。
“快,姜锦,你跟其他几个同志准备支援前线医务,那边现在人手不够。外侵人员来者不善,步步紧逼,我们很多战士都受伤了。”主任赶紧吩咐,姜锦拿起自己的装备跟随医护车辆随军出行。
战壕里到处是战士们的呻吟声,前面炮火不断,间隙的还有泥沙飞打过来,姜锦和一起支援来的同志顾不了那么多,心里虽然害怕,但是看着这么多的受伤战士,硬着头皮也要上。
“小心。”“噗”。姜锦赶紧起来抖掉身上的泥土,吐了吐嘴巴的灰尘。“还好,没事”,惊魂未定后继续检查伤员,组织救护。
前面打的已经昏天暗地了,子弹“嗖嗖”从耳边过。“姜锦,”“啊。”“赶紧,那边又有战士受山,赶紧过来帮忙。”“等下,马上好。”“忍着点,马上就好了。”姜锦边忙着包扎,边忙着安慰。
“敌军已经开始第二轮反攻,战士们,看准他们的头,一个一个打。往死里打。”“小心点,小心点,注意脚下。”战士们不断来回的在战壕里穿梭这,炮弹的轰鸣声,子弹带着风声从耳边刮过,现在的姜锦一心只想着救人,反而不再害怕。
“姜锦,小心,卧倒。”“嘭”。
“姜锦,姜锦。。。。。。赶紧救人啊。”有人焦急的喊着。
“姜锦同志,姜锦同志,你醒了啊。”
“这是在哪儿?”姜锦揉着疼得要命的头,缓缓的睁开眼睛。
“这里是医院,吓死我们了,你醒了就好了。”姜锦环顾了下四周,回想了下先前的情形,只觉得耳边一阵巨响,震的她失去了直觉,姜锦感叹,原来自己还活着,自己又从死神那里逃了回来。仿佛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很美好,醒了却不记得了。
“我还活着啊。”姜锦长叹了口气,万分庆幸。
“你醒了就好了,还好都只是些擦伤,休养一段时间就好了。”
“对了,前方的战士情况如何。”姜锦似乎想到了什么赶紧问。“现在基本上平息了,敌人暂时没有活动,可能在休养生息吧。不过我们也好好整理下,迎接下面更残酷的考验吧。。。。。。”“嗯嗯”。姜锦严肃的点了点头。眼睛望着天花板,想着一些无关紧要的事,和一些看似无关紧要的人,然后的缓缓闭上眼。
 楼主| 发表于 2014-2-26 14:41:5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三节
“李大夫,今天有空吗?我想听听故事。”林峰又探头探脑的出现在了医务室的门口,还是一样的紧张兮兮的。
“可以啊,刚好我工作也做完了,我们出去聊吧。”
珊珊跟林峰并排走在操场林荫的小道上,彼此刚开始都显得有点尴尬,都沉默这没有说话。
“这么多年,她过得好吗?”林峰首先都打破了沉寂,心情很沉重,她不知道如何去面对所有的问题以及心里这么多年的愧疚。
“其实这么多年,她过得不容易,辗转那么多地方,一个人,承受着别人不一样的眼光,心里有那么多难以表达的痛苦和情愫,都在那个还那么青春的岁月里。你知道吗?你是支撑她唯一的希望,也是她活着的唯一希望,在她的脑海里在她的世界你是她的全部。”珊珊娓娓道来,像是在陈述自己的故事一样,那么深有体会。
“这些年,对不起。”林峰歉疚的说着。
“没有什么对不对得起,只要你现在还能够弥补,还能够如当年一样呵护,我相信,所有所承受的都够化解成最深的温暖。”珊珊希望能够是个美好的结局,就如当初答应姜锦的一样,她希望姜锦能够幸福。
“我可以的,我确定。”林峰笃定的看着珊珊,眼里满是歉意后的坚定。
“你知道吗?在孤儿院受欺负的时候,她死命的寻找着你送的那个哨子的时候那种痛苦以及心里的深深眷恋。已经等你时候的那种深深的绝望,你必要要明白你欠他的太多太多,你发誓要一辈子对她好,不在让她等待不在辜负。”珊珊说着说着,莫名的有些激动,瞬间眼泪就流了下来。
“我发誓,我会一辈子对她好,不离不弃。”林峰看着珊珊的眼泪突然一把把珊珊抱入怀中,紧紧的,紧紧的,是那种想要给彼此一辈子的坚定。
珊珊有点错愕,想要挣开,发现林峰搂的很紧。
“林班长,你误会了,你放开我。”珊珊死命的挣扎着。
“我知道,你会生我的气,但是不管怎样,既然我已经找到了你,我就不会在放开了,请你相信我。”林峰不顾珊珊的反抗,他以为珊珊是故意的,这么多年了,比较还无法原谅林峰的过错,林峰也理解,现在林峰只想好好保护她。
“林班长,你真的误会了,我说的那个人不是我,是。。。。。。。”未等珊珊说完,林峰炙热的唇已经覆盖在了珊珊柔软的唇上。
珊珊瞪大了双眼,不敢置信这突如其来的举动,一下子呆住了,竟然忘了反抗了。
林峰的吻狂热而急切,还有林峰身上散发的那种男人的霸气和男人的味道,珊珊迷离在了林峰深深的拥吻中,轻轻的闭上了眼,享受着这样男人的气息,竟然忘了自己最初的目的,两个人在夕阳的余晖下,忘我深情。
珊珊气喘吁吁地的从林峰的怀里挣脱出来,娇羞的看着林峰。
   “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见。”
   “没,没什么。”珊珊突然说不出那两个字了,珊珊突然像偷了东西的孩子一样紧张无措。
   “我,我先回去了。”说完珊珊头也不回的的跑了。
   林峰看着珊珊离去的背影,突然心里舒服多了,这么多年的心里压抑着的石头终于落地,他心里发誓,他不会再让他从自己身边逃离了,他要用以后的日子好好呵护她。想着刚刚珊珊娇羞和紧张的脸,林峰就傻傻的笑了。
   “傻丫头,傻丫头。。。”林峰突然对着珊珊的背影大叫一声,然后自己迎着夕阳愉快的走啦。
回到宿舍的珊珊赶紧把门关上拿起镜子看着镜中娇羞的自己,捂着自己发烫的脸,真不可置信刚刚发生的事情,珊珊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刚刚被林峰吻过的嘴唇,满脑子浮现的都是林峰的影子和刚才的情形,现在珊珊的心跳的像要蹦出来了。珊珊从来没有被人这样吻过,这么炙热和浓烈,仿佛全世界只剩下他们彼此一样。突然珊珊又黯淡了下来,觉得自己对不起姜锦,自己终究是偷了别人的东西,毕竟他心里的那个人不是我,珊珊刚刚还幻想的情形顷刻被自己给扑灭了,她不能做对不起姜锦的事情,不行,我明天要去找林峰说清楚。
珊珊整理好自己的思绪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怎么样都睡不着,满脑子都是林峰,满脑子都是他身上的味道和气息。
一夜未眠的珊珊一大清早就来找林峰,想要把昨天的事情跟林峰说清楚。
林峰一大清早就看见珊珊站在训练场的外面来回走动,心里满心欢喜的跑过去。
“咦,你怎么啦了,这么早就想我啦。”林峰不正经的说道。
“我,我找你有事,你现在有时间吗?”珊珊努力压制自己的紧张,故作镇定的说道。
“好,你稍等下啊。”林峰傻傻的对着珊珊笑了笑,赶紧跑过去对正在训练的士兵们交代了下又赶忙的跑了过来。
“怎么啦,这我什么事呀。”林峰看着珊珊,深情的看着,他要记住她没个样子。
两个人并排走着,珊珊始终没有说话,一直低着头,踢着脚下的石子,心里一直在琢磨如何开口。
林峰看着珊珊有点纳闷,这么早来找他又不说话,不知道珊珊怎么啦。
“珊珊,怎么不说话,是不是病了。”林峰看着有点着急,赶忙用手去试了试珊珊的额头,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林峰,如果有一天我欺骗了你,你能原谅我吗?”珊珊低着头不敢正视林峰的眼睛。
“傻丫头,不管你做什么,我都相信你,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林峰有点搞不懂珊珊为什么说这样的话,但是他知道珊珊这么多年吃了这么多苦,肯定有些事情不方便跟自己说,只要她开心就好,以后不管怎样都会好好呵护她的。
“我,我。。。。。。”
“报告班长,排长叫你过去一下。”
“好,我马上就去。”林峰接到排长的命令赶紧不好意思的跟珊珊说:“傻丫头,不要多想了,我先去了,有什么是待会再说,乖,先回去吧。”林峰溺爱的看着珊珊,然后不舍的跑去了排长的方向。
珊珊看着林峰雀跃的跑去,心里有是窃喜又是担忧的,她觉得现在的自己就是在犯罪,一个不可饶恕的罪,可为什么心里有那么一丝的庆幸和欣喜,难道。。。。。?
珊珊不敢相信自己的想法,心里无比沉重的走去了办公室。
发表于 2014-2-28 13:24:5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久没回来了,回来就忍不住再看一遍,这回按个爪印!
 楼主| 发表于 2014-2-28 13:28:5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48# 并非警员


    警员吗?干嘛去了呀   这么久啦  我会陆陆续续更新完的
发表于 2014-2-28 20:51:06 | 显示全部楼层
留下爪印。。
 楼主| 发表于 2014-3-6 12:11:2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四节
“珊珊,我回来了。”姜锦伤一养好就赶紧回自己的部队,想赶紧问珊珊有没有新情况。
“珊珊,你在呢?怎么不回答我呀。”姜锦边把自己的东西放下,边和珊珊说话。珊珊坐在床边,眼神里有点闪烁,看着姜锦,欲言又止。
“咋啦,珊珊,是生病了,还是我回来了你太高兴了呀。”“来,来,赶紧给我说说林峰的情况,有啥好消息告诉我的吗?”姜锦一把挽着珊珊,眼里满是兴奋和期待。珊珊不敢碰触姜锦的眼睛,把头别了过去。“没,没啥新进展,最近我都忙着自己的事情。”珊珊突然地下头,鼓捣着自己的手,不知所措。“没事,珊珊,我只是问问。”姜锦看着珊珊有点怪怪的,以为是没帮上自己内疚呢?赶紧安慰说。“对了,珊珊,我帮你带了好吃的过来。”姜锦赶紧打开包,在这边难道出趟门,更别说有啥好吃的呢?珊珊不好意思的伸出手,又收了回来。姜锦急忙揣进她怀里,笑着说。“可别吃太多,馋猫。我先去洗漱下,你先慢慢吃。”说完姜锦拿起自己洗漱的东西往外走去了,只留下珊珊看着满怀的东西和姜锦的背影无比愁苦,眼泪刷就流了下来。
“珊珊,”林峰抱着一大堆的吃的东西径直就走进了医务室。“珊珊,刚好有战友出去我就顺便叫他们给你带了点吃的东西回来,每天看你这么辛苦,我挺心疼的,从小呢?你就受苦,以后有我了你就不会了,相信我,我会好好保护你的,照顾你的。这些呢?拿来给你赶紧补补。”林峰自顾的说着,完全没在意站在旁边的姜锦。“哟,不好意思,原来是姜大夫啊,不好意思啊,我没看清楚,对了,珊珊呢?姗姗不在吗?”林峰不好意思的跟姜锦道歉。“对了,姜大夫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啊,都没听珊珊说起过啊,珊珊这丫头也真是的。”
“林峰,你怎么来啦。”珊珊刚走进医务室就看见姜锦那张阴沉着的脸。“我来看你啊,给你买了些吃的,可以好好补补身子。。。。。。”“林峰,你把东西放下吧,我有事跟姜大夫说。。。。。。。”珊珊话还没说完,姜锦就跑了出去。“姜大夫,姜大夫,”李玉斌看到从医务室跑出来的姜锦,哭着从自己身边跑了过去,一脸狐疑和诧异。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老天,你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姜锦跑到后山的山堆上,对着天放肆的哭,她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她才离开短短的那么些天,为什么回来什么都变了,她始终想不明白,心里的委屈,压抑在心里这么多的委屈就像决堤的洪水,一发不可收拾,她太累了,太累了。
李玉斌远远的看着哭的如此伤心的姜锦,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更不敢走过去打扰或者安慰,他只能那么远远的看着,看着这个哭的让他心疼的女孩,而他却无能为力。
姜锦一个人待了很久,哭累了,她不想回宿舍,因为她不想面对,因为她怕是她不愿意想的结果,自己刚从战场回来捡回一条命,可是为什么这么努力回来的地方,现在自己却看不清不知道该往哪儿去,所以,她连质问她的勇气都没有。
“姜锦,我就知道你在这里。”“你来这里干什么。”姜锦看着珊珊:“滚,给我滚,我不需要你来可怜我。”“对不起,锦,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一开始真的是为了帮你,可是。。。。。。。。”珊珊想要去解释。“你这是干嘛,炫耀吗?你滚,我不想在看见你。”“你听我解释好不。”姜锦用手用力的把耳朵堵上,“我不想听你的解释,我不想听,你走,你滚。。。。。。”珊珊看着姜锦,眼泪也止不住流了下来,踉踉跄跄的跑回了宿舍。
姜锦看着空旷的山涧,心如死灰般沉寂,一个是她用一生去惦念去寻找的人,是她人生活着的希望的人。一个是陪伴着她给她无限欢乐的人。两个她视作生命去爱的人。可是,现在呢?两个人都不要她了,想着想着,姜锦突然就昏了过去。
 楼主| 发表于 2014-3-6 12:12:4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五节
“姜大夫,你醒了。”李玉斌看到姜锦醒了心里揣着的心终于落了地。
“我怎么会在这里。”姜锦晕沉沉的有点神志不清的说到。
“你晕倒在后山我把你送到医务室的。”姜锦突然像想起什么似得别过了脸去。
“刚给你做了检查说你身体太虚弱,听说你出行任务时还受过伤,身体一直没怎么恢复好,主任让你好好休息。”李玉斌看见脸转向一边的姜锦“你先好好休息,我就在外面守着,有事情你你叫我啊。”说完李玉斌就轻轻的走出了病房轻轻的关好了门。
姜锦想起了昨天听到和看到的事情,心里又是一阵难受,眼泪顺着侧脸眼角流了下来,身子轻轻的抽搐着,站在门外的李玉斌看着床上躺着的姜锦,心里隐隐的疼,还有昨天昏迷时嘴里一直叫着的那个人的名字---------林峰。
“林峰,你给我站住。”李玉斌拦住了走在路上的林峰,挥过去就是一拳。“林峰,你他妈的就是混蛋,你说你咋欺负我们姜大夫了,你说,不要以为你是飞鹰大队的你就了不起,不带你这样欺负人的。”林峰踉踉跄跄的爬起来,莫名其妙的一拳就回了过去。“你他妈的,你丫有病啊。”李玉斌擦了擦嘴角的血,继续挥舞着拳头,林峰也不甘示弱,两个人你来我往的,都没占到便宜,身上,脸上都挂了才,气喘吁吁的。旁边的战友看见两个人打起来了,赶紧跑过去劝架,两个人像两头发疯了的牛,几个人合力抱着才勉强按捺住。
“你今天要是不把这个事情说清楚,老子今天跟你没完。”李玉斌不断的踢着林峰,隔着人群不断的吼着。“我跟你说什么说,我压根不知道你小子今天抽什么疯,真他妈的有病啊。”林峰被问的一头雾水,心中无名的火烧着。围观的士兵越来越多,姜锦被外面的吵闹声惊醒,刚忙披上衣服,拖着沉重的身体缓缓的走到楼道上,发现人群中蠢蠢欲动的两个人还在张牙舞爪的,定眼一看,当时就吓着了,赶紧走了下去。
姜锦好不容易穿过人群,看着两人眼睛通红,嘴角都有淤青,“李玉斌同志,林峰同志,你们怎么回事。”姜锦面无血色的站在那里,不断的喘着气,缓缓的问到。“姜大夫,你怎么来了,你身体都还没好,这里风大,你小心点,赶紧回去休息吧。”李玉斌看着姜锦来啦,赶紧让战士们松开跑过去扶着姜锦,看着姜锦如此瘦弱的身体而没有半点血色的脸,无比的心疼和担忧。“你们俩这样闹哄哄的我能休息的好吗?”姜锦面无表情的看向李玉斌。“姜大夫,我是看不过林峰欺负你,帮你出口气而已。”李玉斌无奈的看着姜锦。“李玉斌,你小子给我说清楚我怎么欺负姜大夫了。”林峰听到这话火就莫名的更大了,冲过来又想动手的,被战士们拦住了。“你没有欺负姜大夫,姜大夫昏迷的时候叫的全是你的名字。”李玉斌朝着林峰吼了回去,林峰错愕,更加的莫名其妙。姜锦听到李玉斌的话也吓着了,自己昏迷的时候叫的全是林峰的名字,突然又觉得可笑,自己心里的那个人在自己面前却不认识了,如此的陌生。姜锦看了看林峰那张无辜的脸陌生而熟悉,转过头对李玉斌说:“跟林班长没关系,是你听错了吧,我怎么会叫林班长的名字呢?我跟林班长认识都还没多久呢?”姜锦把头朝向一边,幽幽的说到,心里却无比的纠结和难过,她不知道她应该如何告诉别人,更不知道如何去告诉他真相。
   说完,姜锦转身就走,还没走几步就晕倒了过去。
发表于 2014-3-8 16:56:20 | 显示全部楼层
雪儿笔下的林峰很主动啊,哈哈哈~~ 雪儿的文笔很细腻,读了不知不觉地跟姜锦一样伤心难过,希望给他们两个幸福的结局~~
 楼主| 发表于 2014-3-11 10:02:2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53# 木梓可儿


    呵呵呵  谢谢   本来林峰就应该是这样的人 只是经历的多了  就变得不那么的不是吗   人也这样  需要慢慢成熟  对吧
发表于 2014-3-12 10:06: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雪儿更新啊
 楼主| 发表于 2014-3-13 12:26:1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六节

李玉斌站在医务室外面陪着姜锦,林峰自己就憋了一肚子气回到了宿舍,“真他娘的窝火,这叫什么事嘛。”林峰看着自己淤青的脸和酸疼的身体,觉得莫名其妙就挨了揍。稍微清理下伤口,坐在床上,想了想,突然想起李玉斌先前的时候说的那句话“姜锦昏迷的时候嘴里念得都是你名字。”林峰想了想,没可能啊,他跟姜锦还没有熟到这个地步呀,不至于啊,而且平时都是偶尔听珊珊说起姜锦的事情的,林峰越想越乱,越想越想不通。

“锦,身体好点了吗?”珊珊推开门,轻轻的问着姜锦。姜锦看了一眼珊珊把头别了过去。“你如果真的喜欢他就好好的照顾他,祝你们幸福。”姜锦哽咽了下,“你走吧,我累了。”珊珊看着姜锦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准备跨上去的脚又收了回来,带着歉疚的心情看了一眼姜锦,转身的时候又回头看了看姜锦,终究还是走了出去。“帮我好好照顾她。”珊珊看见外面站着的李玉斌,眼里全是歉意和祈求。

珊珊蹲在墙角哭的很伤心,她知道她这么做对不起姜锦,是她利用了姜锦的故事博得了林峰的好感,加上林峰本身对姜锦的愧疚让她能够轻而易举的就靠近了林峰,她觉得自己很卑鄙很无耻,她恨自己,她很想抽自己几巴掌,看着躺在床上的姜锦,她知道她是多么自私的人这么无形的去伤害一个人,一个视她为亲人的人。但是她喜欢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喜欢林峰的,她只是在捍卫自己的感情,但是为什么她没有胜利者的喜悦和高兴,多了那么多的内疚那么多的无地自容。

珊珊很乱,她不知道她这么做到底对不对,她也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她只能选择好好走下去。

姜锦躺在床上,心如死灰般寂静,她连去找他们质问的勇气都没有,她爱了这么多年,等了这么多年,盼来的却是这样的结果,她心里有太多的疑惑和不甘心,太多的不愿意,但是如果他们是真心相爱,那么作为朋友她是应该成全的,但是为什么心里会这么疼,这么乱。

姜锦轻轻闭上眼,梦里才能找到最美的风景。

“嘘嘘。”紧急集合的哨子在这没有皓月的晚上尤为的刺耳,战士们以最快的速度跑到集合场地。在这个已经算是和平年代的日子里,我们仍然不能掉以轻心,因为还有那么些虎视眈眈的人在觊觎我们中国的领土,想要从我们这里拿走点什么,但是他们忘了,中国的人民已经苏醒,不再沉睡。

“最近边境有部分外国敌特分子活动,像是在侦查中国地形和军备,为了不让他们过的舒心,今天我们要组织一小队人马进行狙击,你们是工兵,我们所接到的任务就是负责在主要的一些活动区域布雷,不让他们这么容易吃到好果子,听明白了吗?”“林峰,你们飞鹰都是好样的,你是这方面的老手,你带一班人马,马上奔赴指定地点。”“是。”林峰两眼冒着火光,心里充满了力量,就像好好的在敌人的脚下给他们一个下马威,也让他们尝尝中国人的铁榔头。

战士们情绪都很高涨,试抱着为国效力的勇气和决心。

“报告。”“说。”“野战救护队姜锦请求参加战斗,请大队长批准。”姜锦赶紧跑过来急忙说到。“报告,大队长,我也请求参加战斗。”珊珊也立马跑过来坚定的说。

“你们这是胡闹,这里是上战场,不是玩过家家,该干嘛干嘛去。”

“就因为是战场,我们既然是野战救护队,我们就有责任负责同志们的后援救护工作,我们也是军人,国家有难,匹夫有责。”姜锦陈词激昂的说到。“你们是女人,这里不需要。”“战场上不分男女,只有战士,为了国家荣辱兴亡,勇往直前,不惧不畏的战士。”姜锦眼睛盯着大队长,无比坚定自己的信心和新年。“我来当兵就是为了更好的像个军人一样去战斗的,我不是温室里的花朵,我要做战场上哪怕是一粒沙土我也是骄傲的。”姜锦的一番话听的所有的将士们都无比的激动和骄傲,每个人心里似乎都涌现出自己在战场驰骋的英姿,每个人都希望像雄鹰一样,不畏惧,锁定目标,勇往直前。

“好。林峰,带上这两名女战士,出发。”“敬礼。”林峰在夜色的笼罩下,不断穿梭在早已经熟悉的树林里,“后面的人跟紧了,一步一个脚印都跟好了,现在我们面临的不仅仅是无形的敌人,有可能还会碰到有形的敌人,大家都提高警惕,照顾好两位女同志。”林峰小心翼翼的轻声的命令到。“我不需要你们的照顾,我参加过战斗,我会跟好的。”姜锦不服气的紧跟着前面人的脚步,在月光稀薄的丛林里穿梭。姜锦自从经历了上次那场战争,她已经不再畏惧黑夜的笼罩,似乎在她的灵魂深处的信念就是在每次战斗当中做好每位战士最好的救护,让他们能够得到及时的帮助。
 楼主| 发表于 2014-3-13 12:27:1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七节

林峰带着飞鹰大队的一个小分队穿梭在茂密的丛林里,林峰突然做了一个停下的手势,战士们马上全部蹲下,做好警戒,珊珊是第一次参加战斗,难免没有姜锦那样淡定从容了,先前也是看到姜锦主动要参加,珊珊也自告奋勇的积极响应。珊珊有点不适应山上的深夜,寒气很重,珊珊不经意打了个寒颤,下意识裹了裹身子。“怎么啦,珊珊,不舒服吗?”“没事。”珊珊看着姜锦笑了笑。虽然姜锦心里很恨珊珊,但是在战场上,她觉得她应该抛弃个人的情感,毕竟他们是一个集体。

“兄弟们,穿过了这片树林,前面就是无人区了,是我们尚未去过的地方,大家要谨慎前行了,我们不仅要提防GMD遗留下来的地雷,还要布置上我们自己新的地雷,以防万一,大家都记住,都紧贴着走,不要走散了,跟紧了。”林峰命令前面的人一个个把话传下去,不可有闪失。

战士们都会了意,每个人都小心翼翼的紧张起来,夜色里,只有少许的月光穿入下来,我们只能凭借自己的感触来完成我们的前行。

姜锦下意识的拉着珊珊,让她不要紧张,跟着自己走。远处的山上是不是有狼嚎的声音,珊珊害怕但是不敢做声,硬着头皮,死劲的拽着姜锦的手。

他们行走的很困难,从他们接到任务的时候他们就明白了,这个任务有多艰巨,但是他们还是要继续前行,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够把敌人拒之在我们的领土外面。

“停,小刘,你们三个在这附近埋上雷,敌人肯定会认为我们会在走过的路上布雷,我们就把雷埋在我们走过的边上,麻痹敌人。”“是。”“注意安全,路上我会留下记号,记住了,不管遇到什么情况,保持冷静,明白吗?”“知道了,班长。”林峰继续前进,夜色中他们像一群鬼魅,穿行着,每个人都把心提到了嗓子眼,眼睛凌厉的放着光芒。

红日翻着白肚,缓缓的从山的那头升起,温暖和照耀着这些夜里来的不速之客。忙活了一晚上,他们都显得有点疲惫,但是又不敢放松警惕。他们低身隐蔽着,手里都在忙活着,心里只能告诉他们的是,完成任务。“珊珊,珊珊,你怎么啦。”姜锦突然看见珊珊脸色泛白,没有一点血色,嘴唇在微微抖动,手好凉好凉。“姜锦,我,我没事,可以的,我可以继续。”珊珊喘着气,声音断断续续,有点急促。“林班长,珊珊在发烧呢?”姜锦看了看珊珊的状况,着急的跟林峰汇报。“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林峰对着姜锦低声吼了过去,着急的看着珊珊,心里甚是担心,但是军人的理智突然告诉他,现在不是感情用事的时候,必须要找到办法,不然在会出人命的。

“姜锦现在有什么解决的办法吗?”“我已经给他打了针,但是这里湿气太重,加上一晚上的奔赴,她身体消耗很大,寒气侵体。只是希望她能尽快退烧。”姜锦赶紧跟林峰说到。毕竟珊珊一直在城市长大,没有在山里过过夜,晚上山里露水,寒气重,而且晚上空气相对稀薄,珊珊肯定不适应,只要烧退了就好了。姜锦抱着还瑟瑟发抖的珊珊,焦急的看着。

林峰寻思着,这么下去不是办法,赶紧命令三个战士送珊珊下山。“我不走,我要陪在你身边。”珊珊看着林峰用孱弱的声音说着,眼里满是不舍。“乖,珊珊,你现在生病了,必须接受治疗,而且我们现在任务还没有完全完成,你听话,我一完成任务马上去看你,好吗?”林峰温柔的看着珊珊,满是不忍心,满是心疼。“不,你们都能撑得住,我相信我也可以。”珊珊用尽气力拾起旁边的一根树枝撑起自己虚弱的身体,缓慢而坚定的朝前走。
 楼主| 发表于 2014-3-18 19:08:2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八节
“砰,”
“全体隐蔽,赶紧趴下,准备战斗。”子弹从旁边穿过去打在了树上,林峰锁定了目标让战士们开火。在这茂密的树林里,彼此都只能靠感觉来搜索,“文涛,赶紧跟总部报告说我们遇到敌人,请求支援。”“是。”霎时,枪声肆起。 姜锦和珊珊也投入了战斗,因为在他们野战救护里面就有射击这个训练,为的就是能够让他们更好的在战场上自我保护。能够去适应随时的变化和救护。“啊。”“怎么样,”“没事。”“忍着点,我赶紧给你包扎。”珊珊看着旁边中枪的张光,顾不得自己的身体,赶紧爬过去,献血汩汩的从手臂上面流了下来,珊珊包扎的手开始有点颤抖,心里看了看林峰,开始害怕。“林峰班长,这里受磁场干扰,信号接收不到。”文涛焦急的说,额头的汗慢慢的渗了下来。林峰陷入了僵局,林峰不知道敌人到底有多少,看着身边的战友几个都中了枪,而且子弹也是有限的,这样下去,拖不了太久。“文涛,继续呼叫。”“是。”
“珊珊,姜锦,你们照顾好他们,我去引开敌人,记住,朝着我来时路上做好的记号返回去。”“不行,林峰,这样做你很危险。”
“顾不了那么多,你们赶紧带着伤员走。文涛,秦戈你们两个保护好他们。撤。”林峰说完,一个翻身就闪到了旁边的小路,直插树林里面去了。姜锦看着林峰跑去的背影,额头纠结在了一起,他知道林峰现在处境,每个人都知道林峰的处境,但是。。。。。。。。。。
“姜大夫,联系上了,总部要我们找到空旷的地方,他们空中支援。”文涛激动颤抖的说着。
“好,我记得我们来的时候经过一个空旷的地方,而且那里相对地势比较高,应该比较容易被搜救的看到,大家顺着记号马上出发。”姜锦突然想到赶紧跟秦戈说到。“珊珊你身体没有恢复,路上自己注意点。大家都小心点。”珊珊看着姜锦点了点头。姜锦听到不远处传来的枪神,断断续续,密密麻麻,“林峰班长应该已经把敌人吸引过去了,大家现在马上走。”姜锦拿起枪,朝着林峰奔走的方向。“姜锦,你去那里。”珊珊赶紧喊道。“我去支援林班长,你们赶紧走。”说完姜锦顺着林峰的方向也瞬间插进了林子里面去了。“姜锦,”“姜大夫,姜大夫。。。。。。。”秦戈还来不及阻止,姜锦已经消失在了他们的视野里。
姜锦顺着枪声,小心的注意着脚下,她的心忐忑着,祈祷着,希望能够及时的去帮助林峰,在姜锦心里如果没有了他,那么她的世界剩下的除了无尽的冰冷和空洞,再也找不到任何尘埃,以其这么孤独的活着还不如跟着他灭亡,或许还有一线生机,想着,想着,姜锦的心里就无比的温暖,等了这么多年,盼了这么多年,她终于可以和他并肩作战了。
枪声越来越近,姜锦心里明白,只要枪声还在,林峰就还活着,那么她就一定会找到他。
姜锦跑上了一个山坡上,正在搜寻着林峰的身影,在哪里,你在哪里。。。。。。。姜锦开始在这茂密的树林里,听着枪声,找着心中那望穿秋水的羁绊。
“找到了。”姜锦兴奋的嘟哝着。只见林峰我靠在一棵树的后面,神色凝重,顺着林峰的方向,看到有三四个敌人正在逼近,姜锦顾不了那么多了,赶紧朝着敌人开枪。可能是突入起来的举动,敌人有点惊慌失措,林峰乘机赶紧逃离,姜锦马上追上林峰的方向。
“林班长,你没事吧。”“姜大夫,你怎么来啦,不是让你护送伤员回去吗?”林峰看着眼前这个女人又恼又诧异。“我来支援你,既然都是战友,我不能把你一个人仍在这里,这里太危险了,走。”姜锦拉起林峰,两个人在树林里穿梭着,敌人镇定后,也马上顺着他们的方向追了上去。
两个人不知道该往那里跑,在这茂密的树林里,看不清方向,还要时刻留神自己的脚下,而且敌人穷追不舍,他们现在心里唯一想的就是能够让受伤的同志及时的跟救援人员汇合,现在能拖多久就拖多久,两个人彼此看了一眼,会心的笑了。
两个人都显得很疲惫了,步伐也很凌乱,这里空气稀薄,长时间的奔跑让他们都开始体力不支,何况还要躲避敌人的子弹,迂回的来回奔跑。林峰拉着姜锦的手,拖着疲惫的身子,仍然继续前行。
他们跑到一个地方林峰突然停了下来。“怎么啦,林班长。”“前面没路了。”林峰看了看脚下,是一个很陡的斜坡,看不到最终的地方在那里,林峰看着越来越逼近的敌人,看了看姜锦,“你怕吗?”林峰突然笑着说。“不怕,能够跟你死在一起,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福。”姜锦笑了笑坚定的说,林峰看了眼姜锦,顿了下,说:“跳。”林峰牵着姜锦的手,滚下了山坡。气急败坏的敌人赶到时,咽了咽口水,喘着气,叹了口气,“他娘的,这两人跑的比兔子还快,可惜了。不过老子佩服你们的勇气。”然后向下望了望,摇摇头,摆摆手带着人顺着山路走了。
 楼主| 发表于 2014-3-18 19:09:2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九节
“轰隆隆,轰隆隆。。。。。。”珊珊他们早就等候在了一片空地上,听到直升机的声音他们发出了信号,所有战士都为之惊呼,他们终于获救了。
“林班长和姜大夫呢?”令狐耀南严肃的质问着秦戈。“我们在执行任务的时候遭到敌人狙击,林班长为了去引开敌人让我们送伤员回来,姜大夫不放心,追了上去,现在生死不明。”秦戈马上解释到,珊珊痛苦的看着令狐耀南,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令狐队长,你一定要找到他们啊,我对不起他们。。。。。。。。”
“秦戈,文涛”“到。”“马上组织人员去进行支援,有没有问题。”“没有问题,保证完成任务。秦戈和文涛来不及休息和调整,立马重新组织人员进行救援和搜索。
不知昏迷了多久,林峰缓缓睁开眼,“啊。”全身疼的要命,身上,手上多出地方都擦伤了,脚也动弹不得。林峰头疼的要命,但是他记得当时是被敌人追到这里然后滚下来的,那么和他一起的。“姜锦。”林峰赶紧搜索,果真,姜锦躺在了离他不远的地方。林峰拖着疼痛的身体,使劲的朝着姜锦的方向爬了过去。“姜大夫,姜大夫,醒醒。”林峰赶紧抱起姜锦,用力的摇着,叫着。“还好,还活着。”林峰探了下姜锦的气息,虽然微弱但是能感觉的到。林峰看了看天色,马上要入夜了,必须找到一个地方,姜锦的身体在树林的夜里恐怕有点危险,必须找到一个山洞栖身。林峰找了跟棍子,使劲撑起自己的身体,然后艰难的背起姜锦寻找可以过夜的地方,林峰的额头因为疼痛和疲惫大颗的汗珠从他俊逸的脸上滑了下来,衣服也被汗水浸湿,看着姜锦越来越微弱的气息,心里无比的焦急和惊慌。
林峰撑着身体终于在一出悬崖凹凸下找到一块可以遮风避雨的地方,这里是一个很小的山坳,但是足矣可以让他们避避。林峰把姜锦轻轻的放下,撑着身体赶紧找来一些干的树枝和树叶铺在地上,并且找来树枝升了火,然后让姜锦躺在旁边。林峰的腿受伤了,使得现在的他现在特别的行动吃力,但是他必须要使自己撑着,安顿好姜锦,林峰打算去找点水。
“水,水。。。。。。”林峰听到姜锦的声音马上奔了过去,轻轻的扶起她,慢慢的把水送了进去。“我好冷,好冷。。。。。。。。”“哎呀,额头怎么这么烫,这可怎么办。”林峰赶紧找来更多的柴火,但是姜锦仍然感觉到寒冷,林峰犹豫了片刻,踌躇的走过去,“顾不了那么多啦,对不起,姜大夫,得罪了。”林峰轻轻的抱起姜锦,“我好冷,好冷。。。。。。”林峰用力的抱着她,希望这样可以驱逐她的寒冷,现在的林峰心里什么都没想,只想姜锦能够活下来。
突然,林峰看到姜锦脖子上露出来的一个东西,林峰怔了一下,“这个不是我送给花花的哨子吗?怎么会挂在姜大夫的脖子上呢?”林峰把哨子轻轻的拿了起来,确认了下,没错啊,这个是当年他送给花花的那个哨子,上面他还专门做了记号的,不会错。“但是珊珊不是说这个哨子在孤儿院的时候被小朋友扔了没找到吗?”林峰一时间疑惑不解,到底怎么回事,看着躺在自己怀里的姜锦,实在想不通。
“林峰,林峰。。。。。。。。。”姜锦气若游丝的叫着林峰的名字。“林峰,林峰,不要走,你答应我不走的,你答应花花的。。。。。。。。。”姜锦断断续续的说着胡话,林峰诧异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子,他的每句话都刻在他的脑子里,经久不散。
天亮了,林峰就这样抱着姜锦过了一夜,林峰怕姜锦有什么情况,一夜未闭眼,现在眼睛熬得通红,摸摸姜锦的头,舒了一口气,终于退烧了。可是昨天一晚上姜锦说的那些话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林峰看着外面晴朗的天,叹了叹气,始终理不出头绪。
“林班长,”姜锦错愕的看着自己眼前的林峰,怔了下,看见自己躺在他的怀里,立马弹了起来,随即因为身体虚弱又直接倒了下去。
“姜大夫,你醒啦,身体好点了吗?”林峰不好意思的缓缓的站起来,慢慢的跺到旁边加了点柴火。“昨天晚上你一直发烧说胡话,不好意思,我怕你有事才。。。。。。。”林峰想要解释。“没关系,我。。。。。。”姜锦不好意思的看着林峰,一脸的娇羞,有意在躲避林峰的眼神。林峰看着姜锦也有点不好意思,两人突然就沉默了。“你休息下,我出去找点吃的。”林峰说完,拖着自己的腿蹒跚的就出去了。
姜锦看着林峰的背影,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情,心里无比的害羞又无比的觉得温暖。姜锦轻轻的闭上眼,身体的疼痛让她没办法安心的想事情。眉宇纠结着,脸上仍如死灰般苍白。
不一会,林峰就找了点野果回来。“稍微将就的吃点,我待会去打探下,等你身体稍微恢复点,我们就下山。”林峰说着把擦干净的野果递给姜锦。“对了,姜大夫,有个事情想问你下,昨天晚上看到你脖子上戴了个哨子是怎么来的啊。”林峰下意识的试探了下,装作若无其事,其实偷偷在看姜锦的表情。“一个朋友送的。”姜锦脸上带着些许的惆怅,漫不经心的回答。
“哦,这样啊。没事,我就随便问问,可以拿给我看下吗?”林峰转向姜锦,微笑的说到。“姜锦把哨子从自己的脖子上取下来轻轻的放在林峰的手上,眼睛转向一边看着外面鸟儿飞翔,他不敢正视林峰的眼睛,她怕她不够勇敢的面对她,既然他和珊珊已经在一起了,那么我又何必自讨没趣呢?能够跟他这样的待着就觉得很幸福了,至少他们有了共同的回忆不是吗?姜锦想着自己的事情,林峰看着哨子,望着姜锦,心里太多想要知道的答案,却不知如何开口。
发表于 2014-3-22 10:00:41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写啊,好激动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我们
  • 咨询电话:13921195117
  • 邮箱:待定
  • 地址:www.xingjiadong.com.cn
    移动客户端:
    关注我们:
  • 微信公众号:
  • xxx
  • 扫描二维码加关注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13 www.tmd9.com Inc.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邢佳栋影迷网 ( 蜀ICP备18037155号 )

GMT+8, 2020-9-23 11:21 , Processed in 0.347882 second(s), 40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