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使用新浪微博登录

一号多站,快速登录

登录 | 注册 | 找回密码

〓国佳栋梁〓__邢佳栋影迷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使用新浪微博登录

一号多站,快速登录

查看: 78077|回复: 367

(0801完结/附后记)【原创】那些不能忘却的人和事--只言片语话《士兵》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9-1 23:06: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野猫战队2561明 于 2011-8-1 00:05 编辑

鼓起勇气发帖…………第一次在论坛发帖居然是自己的文儿……我很欣慰啊……


我的想法很简单,只是希望,居士能知道,有只小猫,真的真的很喜欢他塑造的伍六一这个角色,喜欢得心都碎了……为了这个角色,掏心窝子地写了这么个东西…………



前言

其实我的文笔并不好。之所以写这个东西,就是想给自己一个交待。
我接触《士兵》比较晚,08年年初。后来就义无反顾地爱上了它,爱上了这些人。每次看都感觉有无数的想法要喷薄而出,提起笔来却又写不出来。

直到09年初,中央文艺之声广播电台播出《士兵》的广播剧,头一回只是听着他们的声音,然后突然就觉得,沉淀了一年,很想写些什么,于是就开始了这个浩大的工程。

很遗憾,本想赶在《团长》播出之前写完发出来的,开学后的一段时间,经常是,中午,同学们都在睡觉或者学习,我搬个笔记本在那里打字。
但是因为我09年6月高考,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只好暂时搁置。

直到高考完一个月,上完了托福的课,才又继续开始。是从老A选拔的部分继续写的,所以……如果觉得文风变了……不用奇怪……

我不知道该把这篇东西叫做什么,也许,可以算作是长评吧。(参照我最喜欢的一篇文——盏太《只是我从来都没说》)我不会编故事,么有这个能力,这些,全都是《士兵》的 内容。
还是那句话,写得不好,只是想要给自己一个交待,从来没有这样用心地喜欢一部文学作品。

各位突迷多指教……欢迎拍砖……鞠躬下台……


(PS:自我感觉……前面写的不咋地……中间还凑合……后面还么有写完……)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09-9-1 23:07: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野猫战队2561明 于 2010-8-27 10:59 编辑

一、
听着安静的歌曲,安静地站在街角,看车来车往,人潮拥挤。


二、
有时候就在想,这样多情的你,会不会在来到老A很多年后还在玩那个闭起眼,幻想自己还在从前的游戏。

不爱说话的你,心里究竟装了多少的美好和怀念。想象你,会不会在伤心的时候像我这样没出息地找个没人注意的角落无声啜泣。


三、
很多年后,
你是否还能想起,
在那个夏天,
在那个院子里,
在一片不大的阳光下,
那个温柔地看着你,
问你想不想当兵的人。


四、
还记得新兵们在火车站,你背着那个有朵大红花的包,脸上,是掩饰不了自豪与新鲜。
终于可以不再被成才哥欺负了,终于不会想再被爹叫做龟儿子了,爹说,日他先人的才叫龟儿子。
所以当那两个小混混出现的时候,你才会鼓起勇气上前问:“你们知道许二和么?那,那是我哥。”
所以当听到许老伯的那句“儿!好好活!”的时候你才会哭得那样真。
所以你才会不假思索地说“我帮班长挡枪子!”

只是,你有没有想到,就在大约一年之后的对抗演习中,还是班长,帮你挡了枪子。


五、
每次想起那个“很幽默啊”,都会想象,如果,没有那样的“引人注目” ,你的迟钝,会不会就不那么突兀,是不是就会不声不响地度过三年的行伍生涯,然后回到那个点支烟就能逛完的小村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也许偶尔也会想起曾经的“轰轰隆隆”,但也只会是淡淡一笑。

一切,似乎都是早已注定好的,如果不是临时决定由班长来下榕树招兵,如果不是那个“很幽默啊”,如果不是恰巧就是七连来训练新兵……
如果任何一个“如果”不存在,那么,所有的事情就都不会发生。

 楼主| 发表于 2009-9-1 23:08: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野猫战队2561明 于 2010-8-27 10:59 编辑

六、
新兵连。
那样的冲击,对于一个从小在简单而粗暴的重压下,小心翼翼生活的农村孩子来说,无疑是巨大的。
你只是需要引导,需要鼓励,却总是被打击。所以,当新兵们都认真地听你说什么肯定能拿到枪时,你才会有那种从未有过的高兴和成就感,以至于,最终睡着时,嘴角还弯起好看的弧度。


七、
从食堂出来,仰望微蓝的天空,一抹血色残阳。无数的鸟儿从东飞到西,又从西飞到东,铺散开来,似是要遮住整个天空。
它们就那样不知疲倦地在天空中盘旋,哀鸣,无怨无悔。
画面似曾相识,不由得让我想起了类似“我的一生注定流浪”之类的句子。

回到教室,一个人坐在黑暗中望着窗外发呆。忽然就明白了那个时候的你,是怎样的落寞。

“我想知道那些仓皇而飞的鸟群,究竟带走了谁的思念。”


八、
不只是山里的黄昏,还有很多东西可以让人想起旧事,比如一首熟悉的歌。某天晚上突然想听士兵的配乐,费半天劲才终于淘到。
久石让的《The Rain》,没有什么华丽的配器,小提琴的声音缓缓流过,就像一个人正在安静地诉说。

忽然就想起了很多的画面——
三多独自坐在书桌前,就着并不明亮的灯光,一笔一划地,在给家人,给班长写信,旁边摆着一本已经卷了边的字典。身后,是干干净净的,一张张早已没了主人的床铺;
七连偌大的训练场上,只余三多还坐在跑道边,出神地望着七连空荡荡的营房。一滴一滴的汗水,顺着他的脸颊淌下。一阵风吹过,尘土飞扬。我看不清他的表情。


九、
即使是在班长借着酒劲终于下定决心要你之后,即使看到父亲发出那样的一声哀鸣,你还是那样的无助,瑟缩在角落,低着头,丝毫不知道班长的那个承诺,会改变你的命运,也会让他负出多大的代价。

看着你在成才等人的围追堵截下,只会撒腿就跑,跑不了就抱头蹲下任人宰割,忽然就很感慨——曾经那样懦弱的你,是否会想到,有一天,你会一拳把勇猛如虎的菜刀一拳打到地上,为了七连。


十、
最喜欢木木跟六一的对手戏。
新兵连的开小灶,三多的不明就里把六一气得没脾气。不由自主地想笑。但听到六一吼的那句——“五公里越野跑,我跑了五千公里才得了个全师第二! ”突然就笑不出来了。
也许,从那时起,我们就该想到,在那次老A选拔,六一为何会把腿跑断了。那不仅仅是因为一次受伤,那是他的强烈的融入骨髓的荣誉感付出的代价。

一个人扛了那么久,终究还是会累。

 楼主| 发表于 2009-9-1 23:09: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野猫战队2561明 于 2010-8-27 10:59 编辑

十一、
我始终坚信三多在成才心中跟别人不一样。
也许起初成才都不认为三多是他的朋友。但他却一直很在意许三多。
会关心三多的打算;会替三多出主意,好让六一不那样厌恶他;
会帮三多挡下大家对于抄保密守则的埋怨;
会在听到三多可以摸着枪后,发自内心地笑——“暂时不用为你操心了,三呆子。”


十二、
非常讨厌那些说木木只会本色演出的人。
什么叫本色?难道宝强在现实生活中会有三多起初时候那么傻,那么不懂事么?
很多人看到开始时的三多都想揍他——那恰恰证明了他的演技拿捏得好,多一分则做作,少一分则不够真实。
尤其是三多半夜跑去跟班长哭诉说他不想喂猪那段,简直绝了,堪比星爷在《喜剧之王》中的表演。


十三、
我揣摩着三多坐在那辆空调大巴上的心情。开始时,指导员的忽悠 ,再加上成才之前的错误言论,许三多——一个没怎么见过世面的孩子,兴高采烈地在车上,畅想着他无限光明的前途。
可是,随着车窗外的景色越来越荒凉,身边的兵们一个又一个地下车,去了各个生产基地,空荡荡的车箱内,许三多的心一点点地下沉。他惶恐地死死盯着窗外,努力记住来的路,就好像,要被人卖了似的。

指导员早就睡着了。他似乎已经忘记了三多的存在。


十四、
终于到了。
红三连二排五班——一个有一千二百多华里的地方。一个只由一个班看守的地方。那是三多最初的,作为一个孬兵的快乐天堂。
在这里,他的憨与迟钝,不再会惹来责骂,而他也终于可以一个人,认真地练习踢正步、瞄准。作为一个农村孩子,他是那样的自卑。因而在有人看着的时候,总是畏首畏尾。

五班 ,恰好是一个缓冲,让他能够逐渐适应所谓的军队生活。
许三多,他是适合安静的。
所以我能够理解张干事后来的感叹——“作品啊!”

远远的,在蓝天的映衬下,一个兵,安静地站在岗位上,注视着远方,脚下,是一颗鲜红绽放的巨大的五角星。

 楼主| 发表于 2009-9-1 23:10: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野猫战队2561明 于 2010-8-27 10:59 编辑

十五、
相比于七连的严苛和老A的残酷,与其说,五班是军营,倒不如说,那是现实生活的一个小小缩影。班长班副等人未免纯粹得过于完美,老马他们则真实得多。他们会发牢骚,会犯错误,会有自己的小心眼……这一切对于刚刚入伍不久的许三多,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考验。

如果抱着从众心理,一点点被同化,那么我们也就看不到之后的故事了。
可能是因为我在生病,所以想到那种没有想头的生活,会有种莫名的恐惧。没有想头,在那二百多华里的地方,光是风沙就能磨平你的意志。

而三多没有。
尽管入伍前在下榕树的每一天都那样浑浑噩噩地度过,他却意外地,在五班坚持住了原则。
他只是做了一个兵应该做的。
所以我们也不用诧异他可以独自看守七连长达半年之久,那样的结局,在五班就已经注定了。


十六、
很多次我都想扒开兰编的脑子,看看那并不大的脑袋里,究竟装了些什么。他这样一个看似玩世不恭的人,怎么会写出这样深刻的东西,尤其是,他竟让“光荣在于平淡,艰巨因为漫长”这句话从李梦的口中说出来,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想不通,一个可以说出这句话的人,为什么就熬不住草原的风沙,为什么就耐不住寂寞,为什么写不出那关于人生的小说,怎么会变得那么市侩。

也许正是因为他太过聪明,逃避了命运之神对他的考验,所以他只能是李梦,而不是许三多,他甚至不会是成才——他可能根本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什么。
于是乎我感叹——还是做傻子好……


十七、
到五班已经有段时间了,三多的一丝不苟,让曾经也同样认真,却被时间磨光了耐性的五班众位老兵倍感不安。于是就引发了那样一场闹剧-——李梦他们敲着面盆走着队列要给三多颁“奖”。
那大约是三多第一次被人肯定——如果不算他还在学校时写的那有一千多字的“童年往事”。

他那么单纯,又怎么会体味出那薄薄的“奖状”后面深深的讽刺意味,他是真的以为,那是在表彰他的认真。所以,他很高兴地笑了。
听着那带着口音的“我还会继续努力!”,透着掩饰不住的喜悦,一阵阵地心酸。

三多,你太善良。那么宝强,你呢?你的世界里是不是“天下无贼”,是不是也没有哪怕一个坏人。

之后的对话我简直不忍再听,想着他一脸尴尬,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想着老马左右为难地打着圆场,想着李梦故意装出无所谓的样子……那样拐弯抹角的挖苦,比七哥的怒吼要伤人得多。


十八、
记得曾经有人质疑,为什么许三多的枪法到了七连就突然变得很好。那么他一定忘了,在五班,老马都说过,三多的姿势很标准。

他只是有心理障碍,没有练过,更不敢开枪。农村来的孩子,见到那些新鲜的东西,会有种莫名的自卑,那是源自于无知。这里我所说的无知不是贬意词,仅是从字面上理解。就是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懂,于是作任何事都畏首畏尾。
所幸,五班众人并不会给三多带来有如连长般的压迫感,他才能坚持着他的原则,他的执着,也逐渐显现。

比如那个编出来的五条狗的故事。他想得多,他总是把自己看得很低,他习惯于承认错误,承认自己笨,但他总是在想,总是把别人跟他说的记在心上,尽管那有些拐弯抹角的话,在他善良的心中始终转不过来。
 楼主| 发表于 2009-9-1 23:11: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野猫战队2561明 于 2010-8-27 10:59 编辑

十九、
许木木。
多美好的名字。
木,笔直而充满自然气息。双木成林,三木成森。你,终有,成林成才的一天。
木木,每次想起这个名字,眼前都会浮现出他那张笑脸,以及,那两排大白牙。


二十、
随着那条路一点点向远方延伸,五班众人的心理也越来越复杂。
李梦是我一直不太懂的一个人,我不懂他为什么他对修路的事这样苦大仇深,不惜用冰冷的语气来逼迫老马让三多停下。
三多,是真的不懂么,今天工具被偷,明天石头被弄乱……可他一直在坚持。
他其实一点都不傻。


二十一、
在回团部的路上,我不知道三多有着怎样的心理变化。
站在702团高大的门前,看着站得笔挺的门卫,三多最标准的立正也逐渐还原成了最初的形貌。

明明是自己的团部,却被要求出示证件。他只好尴尬地站在那里,就好像,自己只是个外来参观的老百姓。
成才的出现无疑让他如蒙大赦,谨小慎微地听着成才骄傲的炫耀,眼巴巴地看着步战车却不敢碰一下……

他真的想说喜欢,想说羡慕,想说他向往这样“轰轰隆隆”的生活。可他终究没有。他绞尽脑汁,调动一切词汇去形容荒原上的生活,他只是试图在说服自己——修路有意义。


二十二、
站在步战车里,透过那小小的射击孔,他看到了,那个他最怕看见的人。然后突然地就沉默。

在食堂,又见到了在给老白打病号饭的班长。这次,是两个人的沉默。
一番不知所云的话后,班长,你那样地落荒而逃,究竟是为了什么。还是忘不了这个和从前的自己一样的孬兵么,还是忘不了自己的承诺么。

而三多,有生以来第一次这样干脆利落地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我想,那酒,一定是很苦很苦。

二十三、
如果,没有那本桥牌书,老马会说出什么。是不是会说让三多成为跟大家一样的人。
如果是那样的话,那条路,也许真的就永远都修不成了。
那本书源自于三多的善良,却也救了他的善良。

 楼主| 发表于 2009-9-1 23:11: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野猫战队2561明 于 2010-8-27 11:00 编辑

二十四、
第一次武装越野,既是老马让三多累的馊主意,亦是他最初的希望——让五班的众人,有个兵样。


二十五、
夜晚的荒原,有着不同于往常的景色。
月光温柔地洒在石子上,泛起金属的光泽。
在一片广袤的原野上,万籁俱寂,只余此起彼伏的虫鸣声。
这样的景色,让人的心也变得柔软。
于是长工们一时间忘记了自己的“工作”,震撼于夜幕下的美景。
那些花籽,和三多的坚持,一起在这里扎下了根。


二十六、
老马坐在黑暗中,像上帝般悲悯地看着刚刚发生的一场闹剧,直到木木的手电筒照到了他。

也许,他本不打算说话的。最终,他还是随口表扬了三多,目送着遭到表扬的小木木,兴奋地踢着正步回到岗位上,继续笔挺而认真地站岗后,他又沉默。
那样一场无极而终的亏心事虽未做成,长工们却一个个心虚得不得了。老马没有揭穿他们,只是说了两句,透着疲倦。之后是我一直参不透的看靶机活动(姑且先这样称呼吧……)。

大约是昨夜的闹剧终于让老马感到厌烦,又或许是三多的认真唤起了他的荣誉感——他毕竟是红三连任期最长的班长。老马率先冲将出去 一路狂奔,跑掉了所有的怨气。
在那番训斥之后,我忽然觉得,不止是七连,所有热爱部队、热爱这身军装的军人,都有这样强烈的荣誉感。


二十七、
每次听到木木非常不给面子地一遍遍说还在飞,想着老马的脸不知道臭成什么样,却不能发作的样子,都忍不住想笑。
小木木啊,嫩真是太可爱了。

语气中是掩饰不住的兴奋。还有那一吼。果然,一个心地善良的人,心里没有那些烦的事,所以,即使吼出来,也不会惊扰了宁静的草原。
人的思想感情是一个很奇妙的东西。在那次虎头蛇尾的东观打靶机活动后,五班全体人员开始了修路的工作。

那条,不,是那几条路,不再是他许三多一个人的坚持,转而变成了所有人的想头。五班也终于摆脱了乌烟瘴气,扑克牌满处飞的境地,开始有了一座军营,该有的样子。

 楼主| 发表于 2009-9-1 23:12: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野猫战队2561明 于 2010-6-8 09:00 编辑

二十八、
然而就是这难得的和谐,在几架令人激动的直升机到来后,很快被冲散了。
路一直都在。
可路是谁修的,那,取决于情份。

或许,没有这件事,他们也就那么接受三多了。但老马的去留,将这个问题再度提上了日程。
毕竟,他们跟老马的情份更深。李梦他们,为了让老马有个三等功,使劲动着心眼,而无辜的许三多,被晒在旁边。他甚至没弄清楚修路到底是对的,还是根本就是个错误。


二十九、
特别喜欢三多的独白。那样缓缓地诉说。
在他刚到五班不被接受时,没有出现过他的独白;在他修路却遭阻拦时,也没有出现过。

而这时,是他头一次对五班表达自己的感受——却是这么酸楚。
“我羡慕老马。有那么多人为他着想……老马说,上天下地,中间有个你自己。很多的时候,我都是对着自己。”

在李梦跟薛林的“谈心”之后,他就一个人,躺在冰凉的地上,望着无垠的天空发呆。
那种绝望,无助,写在他空洞的眼里。
他第一次,感到了孤独。
不是因为被挤兑,只是因为,李梦他们不再跟他说话。

听着木木带着哭腔地说,“我是不是,特别招人讨厌?”心理特别难受。他们怎么忍心?怎么忍心伤害一个这样单纯的孩子?

老马终归是善良的,有良心的。在那天夜里,在他一步步丈量了那条路的长度后,在他回想三多是如何辛苦地修起这条路之后,他忽然感到了愧疚。

夜幕之下,许三多明亮的眼睛,和肩上的锃亮的钢枪是荒原上最明亮的景致。


三十、
李梦是全剧中我最看不上眼的人。那么市侩,自私.……尤其是他骗三多,好让自己去照相的行为。
那本是指导员对一个即将退伍的老兵的安抚,不知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薛林虽未拦着李梦,至少也在之后表达了自己的愤怒。
李梦的话,总让我有想抽人的冲动。对,他是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那是因为他是绝对的现实主义者。他现实得让人脊背发凉。
而老马,终于下定决心,不愿对不起自己带的兵,更不愿对不起这身军装。他的荣誉感也融入了骨髓里,只是之前的乌烟瘴气让他气血倒流。

真相终于浮出了水面。
蓝天白云下,广袤的荒原,笔直的石子路,茅屋般的岗亭,站得笔直的哨兵……换作我是张干事,也要大叫——作品!!作品啊!
这是张干事存在的唯一价值——他发现了许三多。就是因为这幅画,三多才被团长接见。只是可惜了何指导员的那根值钱的派克金笔……

真相大白后,大家都开始数落李梦——当然,除了我们善良的小木木。在他第17次为站岗到瞌睡的李梦求情后,老马才终于饶了李梦。
而许三多,也终于不再感到孤独——五班终于把他当自己人了,他不用再羡慕有朋友的人了。
还是这样得让人心酸。

 楼主| 发表于 2009-9-1 23:13: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野猫战队2561明 于 2010-6-8 09:01 编辑

还是论坛好……可以改字体……我就乐意看着楷体……
今天的份额结束……以后争取每天发……后面的每一个标题会长一些……
有没有人看都好……只是给自己一个交待……
发表于 2009-9-2 08:13:52 | 显示全部楼层
小明,写的很不错啊,我喜欢~~~
发表于 2009-9-2 09:17:36 | 显示全部楼层
先给猫赞一个……回过头好好看~~~
发表于 2009-9-2 09:26:14 | 显示全部楼层
猫,写的太好了,又带我重温了一次士兵
话说我下载了几天了
电驴不愧是驴啊,就是慢
不过质量是绝对霸道的
 楼主| 发表于 2009-9-2 10:13: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野猫战队2561明 于 2010-6-8 09:01 编辑
小明,写的很不错啊,我喜欢~~~
二木如月 发表于 2009-9-2 08:13


谢谢……………… 我…………我很欣慰…………


先给猫赞一个……回过头好好看~~~
guojiadongliang 发表于 2009-9-2 09:17


谢谢~~不急着看……快8万字呢……还么有写完……

猫,写的太好了,又带我重温了一次士兵
话说我下载了几天了
电驴不愧是驴啊,就是慢
不过质量是绝对霸道的
凝霜♀琳儿 发表于 2009-9-2 09:26



眼泪哗哗滴…………><俺在大吧发虽然是精品……但是回复粉少……><

坐个沙发慢慢看,,,,,,
守候 发表于 2009-9-2 04:45


不急不急~~我且发不完呢…………
发表于 2009-9-2 10:34:52 | 显示全部楼层
猫猫同志,怎么会没人喜欢呢!我觉得写的很好啊!
我倒也想写呢,可是没啥耐心,写一半就丢了,只好当看客了!
猫猫加油啊!好好写,我们都等着看呢!
发表于 2009-9-2 10:36:45 | 显示全部楼层
小明,加油写,相信大家看了都会喜欢的
发表于 2009-9-2 10:37:27 | 显示全部楼层
猫猫加油!给猫猫鼓劲儿!谁说咱学理工科的就不能写文了!啊哈哈~
我且看着~~~
 楼主| 发表于 2009-9-2 10:38: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野猫战队2561明 于 2010-6-8 09:02 编辑
猫猫同志,怎么会没人喜欢呢!我觉得写的很好啊!
我倒也想写呢,可是没啥耐心,写一半就丢了,只好当看客了!
猫猫加油啊!好好写,我们都等着看呢!
莲儿 发表于 2009-9-2 10:34


谢谢谢谢…………真的…………听到别人说喜欢……是最高兴的事了…………

小明,加油写,相信大家看了都会喜欢的
二木如月 发表于 2009-9-2 10:36


我的天哪…………这么些回复…………太不容易了…………我眼泪哗哗的…………我会加油的~~只是…………写到老A就卡壳了……因为么有六一…………><

猫猫加油!给猫猫鼓劲儿!谁说咱学理工科的就不能写文了!啊哈哈~
我且看着~~~
fanfan 发表于 2009-9-2 10:37

想我作文永远都是卡在一类文儿的边缘…………泪…………
谢谢捧场~鞠躬……
 楼主| 发表于 2009-9-2 10:45: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野猫战队2561明 于 2010-6-8 09:01 编辑

三十一、
但他还没有高兴多久,团部的命令就到了。从听到消息的那一刻起,三多的眼里就多了一丝忧郁。在老马他们去做饭时,他就坐在桌边发呆。
许是被忽略惯了,以至于三多消失时都没有人注意到。

找寻未果,何红涛气急败坏地认为许三多是无组织无纪律。
他却想不到,那是一个多情而倔强的兵反抗的方式。

好不容易应付走了指导员,老马心力交瘁地倒在床上。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我不知道他是否明白三多的想法。但至少,他心里很不是滋味。
回团部。那是他想了两年的事。尤其在听了指导员不小心说漏嘴的那句“留在五班就是浪费”后,他心里愈加失落——原来自己,是用来被浪费的。

不过他好歹可以欣慰的是,他没有对不起自己的兵,他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和这身军装。


三十二、
在一顿伤心的眼泪后,每个人都怀着复杂的心情前往了团部。

团长,带着浓重的武汉口音的一个男子,总是很豪爽地笑。因而这种亲和力让头一回见到如此高官衔的人的许三多渐渐放下了心。
他四下张望着,一眼就被那个仿真度极高的步战车吸引住了眼球。

团长并不奇怪——这样的新兵他见得多了。可这个兵不一样。许三多一个人做了他当年带着一个排都没有做到的事。
于是他颇有耐心地给许三多讲了那句著名的话——想到和得到之间还有两个字,叫做到。
三十三、
我不知道这句深奥的话是否吓坏了正抱着好奇和向往的态度打量那台模型的许三多,但那句话,一定在他心里生了根。
每个男人,都有个军人梦。许三多也不例外。即使在下榕树时被人打都不会还手,但他潜意识里,对枪械,有着说不出的喜爱跟渴求。

大约正因如此,团长最终决定让这个看上去很怯懦的兵去钢七连,去那个尖刀连。
七连那干净整洁得不近人情的营房,还有那震天响的口号声,一下下击打在许三多心上——那是轰轰隆隆的一辈子。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09-9-2 10:47: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野猫战队2561明 于 2010-6-8 09:02 编辑

三十四、
在许三多讪讪地站在七连门口的时候,五班众人回到了荒原。
我很想知道,在三多离开之后——而且是去了全团最好的连队——他们几个的心理产生了多么大的变化。他们的生活是否又变成了大眼瞪小眼,扑克满天飞。

我想,至少,在回去的当天,会是四个人坐在桌边,无话。
或许老马在那个时候写了他的退伍报告,李梦也终于开始写他的小说(传说中的老马跟牧羊姑娘的故事……),薛林还是打他的毛衣……(不是我不说老魏在干什么……只是我想不到……)


三十五、
我总觉得自己的性格跟连长很像——若是看不上谁,就连看都懒得看。只那一句“许三多,你是个好兵么?”就让他好不容易才壮起的胆量消失殆尽。

正如大家所知,是班长温柔的目光,和见到班长的喜悦才没让他转身就跑。在连长办公室,班长面对暴怒的连长,头一次发生了正面冲突,就只是为了那个他在心里答应要带成堂堂正正的兵的孩子。

(友情提示:请注意人称变换)
我拿着行李,不知所措地站在七连干净的连地面都能照出人影的楼道里,低着头,像个犯了错的孩子般偷偷抬眼望着过往的,一丝不苟的兵们,真正的兵。
走廊的尽头,是连长的怒吼,仿佛都可以响彻整个702的训练场。“不要!没考虑过就不要!考虑了就更不要!……”

我只知道自己的脸烫得发烧。
我多想冲出楼道,一路跑回荒原,回到五班,我单纯快乐的天堂。
我不是个好兵,从每一个经过的七连的尖子们看我的眼神我就知道。
可我终究只是低下头,再低一低。
因为我知道,就算我跑出去,他也会把我追回来,那是他在心底许下的一个承诺。
尽管那个时候他喝了酒,喘着粗气,说话也有些不清楚,可他的眼睛始终在笑。

就是这个眼神,支撑着我站到现在。

 楼主| 发表于 2009-9-2 10:48: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野猫战队2561明 于 2010-6-8 09:03 编辑

三十六、
看着三多没心没肺的笑容,史今唯有苦笑。
三多沉浸在见到班长的喜悦中,完全不顾伍六一由惊讶转而变为愤怒得像要喷火的眼神。那简直跟连长一模一样。
他是最烦攀老乡关系的了。所以只好用稍息,立正来停止三多的没心没肺。

三个老乡——成才则不同于六一,他见到三多有说不出来的高兴。许三多那么单纯,成才可以随便地跟他说心里话——包括吹嘘。即使本来并不熟络的老乡,在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后,也会分外亲切,更何况还是发小。
六一不待见他这俩老乡,就算身上没有烟了,也不肯要成才递过来的好烟。
成才因此被他弄得好没面子,手不知道是该收回来还是再往前伸一伸。从这个场面来看,成才,还是年轻。若他当真是有些人说的那种圆滑,这样的场面,他该是很容易就应付了才对。

好在班长适时地出现,叫走了六一。于是成才顺手扔给他一个橘子。他不光用烟分了人的三六九等,连不抽烟的他都考虑到了。
班长看着傻笑的三多微笑,笑得眼睛都弯了起来,然后把橘子给了三多,留下两个似乎有说不完的话的老乡,带着六一出去了。

这是那个“不抛弃不放弃”的手势第一次出现。
三班的其他人,话里带刺地不断插嘴,只有三多不明就里,打心眼里替成才高兴。
他哪里会懂得七连的班与班间的竞争意识,和班内战友的强烈的抱团感。就算在白铁军的解释后,也还是一厢情愿地认为成才很好。

(关于班长班副,我从来都回避去写,因为看过很多写得特别特别好的评论,觉得自己写不出来,不如不要毁它了……所以在草坪上聊天那段就不写了。)


三十七、
新兵入连仪式是许三多第一次被其他人鄙视的时刻。
那是七连最神圣的仪式,代表了七连的骄傲——军人中最神圣的一种。因而也只有由六一这样的人来主持,才会让人更加热血沸腾。
那字字激昂的宣誓,每一个字都浸染了七连烈士们的鲜血,我于是也能够理解,为什么六一看着三多的眼睛几乎要喷出火来。

小宁也是一个性情中人,很坦荡,虽然不待见成才,却不牵累到三多,就在三多无助地环望四周时,只有他探出头,比划并对着口型地给三多提示。可惜三多没有领会到。他甚至理解不了一向温柔的史今怎么也会发出同样的怒吼。
于是班长只好用暧昧而又俗气的笑来应对连长的连珠炮似的数落。

三多啊,要多久,才能让班长在提到你的时候不在那么没有底气呢。
这次失败的仪式让每一个人都相信了连长的理论:好兵孬兵,从这个仪式上就能看出来。

那首无曲的连歌,或许也会让三多潜意识里萌生一种隐隐的向往与斗志,但在六一的怒目而视下,他最终以一个慢半拍的"凯旋"结束了这个有意义的仪式。
我们的Mr.慢半拍先生接受新鲜事物本就比较慢,更何况,他已经比别的兵慢了几个月——当同是新兵连出来的兵们开始适应硝烟与战壕的时候,许三多还在荒原上踢着正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我们
  • 咨询电话:13921195117
  • 邮箱:待定
  • 地址:www.xingjiadong.com.cn
    移动客户端:
    关注我们:
  • 微信公众号:
  • xxx
  • 扫描二维码加关注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13 www.tmd9.com Inc.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邢佳栋影迷网 ( 蜀ICP备18037155号 )

GMT+8, 2019-9-17 01:10 , Processed in 0.265690 second(s), 52 querie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